Final死线前的最后一条鱼……我发誓是最后一条!!((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重山寒溪:



不要对读者妥协。


我自认不是个能写好故事的人,归根究底,我是个打着同人幌子写私小说的。我有一个比较偏激的想法:人是自我感动的生物,你写的,和读者理解的感动的,可能是毫无关联的两种物事。天大地大知音难寻,大部分时间,写文是一种自我感动自我高潮的行为。


我还有个偏激的想法:写文如同传销,不是作者控制读者情绪,就是读者看都懒得看。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我能明白缘由:一翻列表,看到受欢迎的那几个,内心大喊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居然有人看有人捧,亦或是这种风格最得圈子青睐,啊我好喜欢我也想试试。这都很正常,人要是没有功利心进取心,那才不正常。...


绘画的动作和分镜不存在抄袭

十漫个为什么:


绘画/漫画的动作和分镜,不存在抄袭之说。


此言一出,多少会引起争议,所以也请先看完全文。


如果说有很多人、很多文热衷于反抄袭,或者热衷于给「抄袭」定义,我想此文可以给「借鉴」帮个嘴,发表一下个人看法。


毕竟其实,抄袭的人,远不如那些正在学习、模仿、借鉴并且对于学习、模仿、借鉴的定义产生困惑的人要多。


事先声明:



1、请看完全文,希望有启发。


2、笔者是坚决反抄袭者,也被抄袭过,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3、本文标题并不是标题党,我的意思是,我反抄袭,但是同时认为动作和分...

  “白竜啊,你是要朝这个世界前进的人,所以无论如何,请你忘了我吧。”

   -睡前碎碎念的小句子。两年多过去了,我依然还是很喜欢这对cp,依然久违地,再一次敲出了他们的tag。是不是终于可以自豪地说出,就算过去这么久,我依然还是陷在小足球坑里未出坑呢?翻微博无意间看到有人转了白黄的p站图,上p站时隔许久后再次找了白竜巨巨的tag,看到一位太太的图又戳到我泪点了,啊啊,可是蠢龙不就是那样的人吗,冷淡又傲娇的性格,明明很在意另一个人但要面子+不知道如何面对的性格让他死活也不承认,最后在失去对方的日子里一次又一次地自责。就像两年前自己在lofter...

想让刀剑男士做这样那样的角色!三十题。

我就效仿一下柴刀来卖个陆奥守小天使的安利……注意,全都是陆奥守wwwww

原梗来自[lofter:往ぬや蒔帖],我也来玩啦XDXD

さあ!拨开迷雾见未来的30问,开始~


1.一番好み(外見)→


【最喜欢哪一位的外表?】


陆奥守吉行,有狗狗的耳朵还有尾巴www!(其实并不)


2.一番好み(性格)→


【最喜欢哪一位的性格?】


陆奥守吉行,阳光又健气!!重点是笑容满分啊满分www!(举牌子)


3.近侍にしたい→


【秘书刀选哪一位?】


陆...

想让刀剑男士做这样那样的角色!30题

原梗来自[lofter:往ぬや蒔帖],我也来玩啦XDXD

「刀剣乱舞」人气投票问卷·改,是一张具有令人怀疑自己整天喊“我爱他一辈子”同时斯托卡的刀剑到底是不是本命的魔性问卷。不管是因为游戏还是同人设定而迷恋上某个角色,潜意识里的真爱往往出人意料……

请诸位审神者摸着自己的胸认真回答。

没有胸的审神者可以选择摸自家本命的胸。


借用请随意,不过未署名的状况下被大手太太转用,可能会产生误会说是他人作,所以各位在转之前贴个地址?

笔名太难打,也觉得复制麻烦的人,请写:犬山城。

之前未作出任何版权声明,对可能造成误会的暧昧言辞表示抱歉。


さあ!拨开迷雾见未来的30问,...

战损问卷

-角色:同田贯正国

-文字版的战损问卷…因为是个画伯所以画不出狸子战斗时的英姿orz…

-小段子

-总之!吃得愉快啦!


1.【划伤】

  战场上刮风不是一件好事。

  阻碍视线不说,风声还能将敌人的行踪一并掩去,然而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同田贯正国只是微一侧头,直视前方的视线却没有丝毫改变,他的身体紧挨着对方锋利的剑刃移动而去,手里紧握的太刀在同一时刻向上高高挑起——

  手起刀落,对他而言是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然而这次却稍微有些不同,黑发的男人停下来稍作喘息,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他伸手往脸上一抹。...


关于文字

青鸢:

文/青鸢

请你告诉我,文字消磨殆尽的今日,我坚持着这一隅微光有没有用?

当书香弥漫的三联书店终于不堪重负而倒闭,我再也无法在某个闲暇的午后沐浴着日光走进书架间,贪婪地翻阅形形色色的书籍;再也无法享受到在书架前一本本挑选心仪的书,触摸着纸质书的满足感;

当书籍被贴上时兴文学的魔咒,利益绑架了作家们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人随随便便在家里写点天马行空却不符实际的言情小说吸引人气,热度到了就能得到出版社的青睐而摇身一变成为千千万“新兴作家”中的一员,得到名利,而他们多数所写的书籍质量与内涵也令人担忧;

当物欲横流的大潮涌动,更多的人们开始花大把大把时间追长达几十集的剧,却不...

破裂

-同田贯正国中心


-碎碎念的集合体



  他被作为实战刀而锻造出来。


  一定比率的木炭,配上一定比率的玉鋼,冷却材,还有砥石,经过数个小时不眠不休的不懈锤炼,再在刀身上刻上独特的刀纹,这便成了他——九州肥厚国刀工菊池所作,太刀——同田贯正国。经过三百五十多年的风雨,他对锻造的过程以及己身刀匠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唯独残存的,只有脑海中偶尔闪过的,一星半点的,关于炉火的回忆。那些细碎的场景会在他每次闭上眼后从黑暗里升起,而他会无意识地依循记忆而去。仿佛又回到了初始的那一天,世界重归一片寂静,年轻的刀在滚烫而灼人的炉火里睁开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