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化》(上)

*在下认为的cp向为白竜X雨宫太阳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雨宫太阳X白竜。【他们两个人的cp向在下真的是一直分不清hhh】

*设定两人为17岁。高中一年级。同一个萨卡部的双FW。

*第一次写同人的机会献给了白竜和雨宫太阳,真的是十分高兴呢。也许有ooc的地方请轻喷w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慢慢品尝吧。欢迎吐槽和评论。在下会继续改进的。

 

 

                                                        《汽化》  【上】

一、

  梦中的世界有着湿润的水汽和耀眼的白光。

  隐约有水流动的声音,汩汩地顺着梦中变幻的光流淌下去,拂过额头,划过胸膛,缠绕在指尖,最后慢慢沿着四肢滑落下去,蒸腾在空气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鼻腔里灌满了潮湿的味道,眼前的白光明灭扑朔。有着一头橙色头发的少年睁开眼,支起身坐起来。身旁响起均匀又沉稳的呼吸声,熟睡的人有着白色的卷发和像云一般的马尾,此刻正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蜷缩在床边。这种姿势不止一回被他吐槽过,那双能射出飓风般射门的腿微微曲起,白皙的双手环住双肩,指尖还拽着被子的一角——怎么看都不像往日那个拥有强势气场和凌厉神采的人,倒像一只毫无防备的猫。然而这种情形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猫就收起了自己柔软的肚皮,睁开深红色的双眼一挑眉梢:“哼,在想什么呢,雨宫太阳。”

  然而拥有一头与其名极为相称的发型的少年依旧沉浸在自己无限的遐思里不可自拔——白龙如果变成猫的话,会是什么样呢?嗯,一定是只大猫,白色的毛柔软又顺滑,总是高傲地呆在柜子顶上,又老是不喜欢抓老鼠……等到耳边的声音带着些怒意传过来时,雨宫太阳这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答道:“啊,白猫…..不不,白龙你醒啦?”

“已经要到晨练的时间了吧。还有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大猫顶着一头乱翘的头发站起身。

“嘛哈哈,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白龙你一定是听错啦~”肇事者无辜地摆摆手。

  

  然而回忆戛然而止。少年的记忆如同搁浅的船,航行过17年的绿茵场时光,最终停靠在了那个盛夏的,充满露水与湿气的清晨,再也没有前进。

  当那个带着大海气息的背影从他视线中消失的那一刻,原本平和的一切如同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块倒下,第二块,第三块……整个世界分崩离析。

  有什么东西,失去了吗?

  深埋于心底的,于球场上不断呼唤的,铭刻于泪水与笑颜之上的,那个人的名字。

  封存于脑海的,于心底不断呐喊的,镌刻于生命与灵魂之上的,那个人的记忆。

  白龙。

  白龙。

  白,龙。

 

二、

  一切还要从太阳国中三年级那年的暑假说起。

  16岁的雨宫太阳从新云学园毕业后,顺利升入当地的一所高中就读。当然,毫无悬念的,他加入了这所学校号称高中男子足球联盟之冠的足球部。有一天他被监督叫到办公室去,说想让他担任队伍的FW。太阳很高兴地点头答应,同时问队伍的另一名FW是谁。年轻的监督并没有回答,而是一指门口,笑着说,“看,正说着不就来了吗。”

  少年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白色卷发,淡蓝马尾,总是高傲挑起的眉毛,周身环绕不散的强势气场。来人迈着自幼训练形成的稳健步伐走入办公室,低头说了声:“打扰了。”再度抬起头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和太阳一样的表情。

  说不上是震惊,像是混合着欣喜与讶异的……呆愣表情。

“怎么是你?!”

   很快对方就恢复了平日的模样,冷淡的气场把刚刚一瞬间的失神掩盖的完美无瑕。白龙挑挑眉,说:“为什么不能是我?”

 “你……不是在神之伊甸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然而太阳可没有对方那么好的反射神经,他脸上依旧挂着刚才的讶异表情,伸了根手指颤抖地指着对方。

 “神之伊甸……几年前就破败了。”白龙神色平静,只是说这句话时微微转过了头。太阳从他的眼眸中捕捉到一丝难以名状的流光,里面包含着忍耐,隐痛,追忆,还有很多他无法看清的东西。不见了……?那么大的一个岛,怎么可能说破败就破败呢?太阳抬头,看向对方,然而白龙却不打算继续解释下去,沉默地收起了话尾,像是留下了一个意犹未尽的句号。坐在一旁的监督看见两人的气氛有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哈哈,你们两个原先认识吧?有什么事情可以一会再交流,先互相打个招呼吧,以后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梦想拼搏的搭档了。”

 “啊,那么,请多关照。”太阳甩甩头,决定暂时不想这个话题,就微笑着朝对方伸出手。

   然而白龙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握了下他的手,很快便转身离开了。

   什么嘛,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太阳气鼓鼓地嘟起嘴,看见对方淡蓝色的马尾在转角处一闪而过,心中却莫名地柔和下来。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却大大出乎了雨宫太阳的意料。一回到家的太阳刚刚趴上床,正处于迷糊与入睡边界之际一阵吵杂的铃声又将他生生扯回了现实世界,橙发的少年晕晕乎乎地掰下电话,把头凑向听筒,嘟囔了一声:“喂……你好,这里是……雨宫太阳……”

  “……”电话那头传来了长久的沉默。

  “喂……?请问……有人在听吗?”稍稍回过神的太阳坐起身来,将听筒又朝耳朵按了按,以为自己没听见对方的回答。

  “雨宫太阳……怎么又是你?!”电话那头传来了白龙不可置信的声音。

  “哈,为什么不能是我?”太阳学着刚才办公室里的白龙回过去,同时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哼,烦死了,算了,告诉我你家地址在哪里,我现在要过来。”

  “诶?地……地址?为什么要我家地址……?”太阳握着电话的手僵在半空,大脑飞速思索着。

    白龙要来做什么?因为刚才办公室里的一番对话来找他算账?许久不曾见面了来约他吃饭?特意跑到他家来邀请他踢萨卡?还是......

  “少啰嗦,我只是来租房子的而已。”白龙带着些微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太阳的思绪,原本飞速运转的大脑瞬间停滞下来,像是静止的齿轮,吱吱呀呀的摩擦声最终汇聚成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

    我来租房子。

    诶,哦!原来是租房子啊。正当他拿起话筒准备报给对方地址时,耳畔却传来了通话完毕的嘟嘟声。正当太阳又好气又好笑地准备回拨回去时,门口已经传来清脆均匀的敲门声。

    太阳起身,扭开了门。

  外面还在下着瓢泼大雨。穿着一身灰色衬衫的白龙斜垮着书包,手中透明的雨伞正滴滴答答地向地上滴水,两个人就这样在门口沉默着。过了好一会,白龙挠挠一头乱翘的白毛,点点头轻哼道:“多多指教了,雨宫太阳。”然后向前迈了一步。

  白龙就这样裹着潮湿的水汽与海洋的气息,戏剧般,或者由太阳后来所说的奇迹般地闯进了他的生活和世界。

 

三、

  同居,或者用白龙不断纠正的“租住”日子像足球一样滚动着前进。白龙一如既往维持着他冷漠倨傲的形象,每日不是待在房间里看足球杂志就是在学校里练球,和太阳的交流也是只言片语,更多时候只是冷冷的哼声。太阳忍不住吐槽白龙除了“哼”就没有什么别的话了吗,然而白龙听了后依旧从鼻间“哼”了一声,抱起足球走出门去。橙发的少年颇受打击地垂下头去,半晌之后明白过来,大概白龙已经把他毕生的口头词汇都浓缩精简成一个“哼”了吧。

  真是短小精悍啊。

  然而白龙始终没有跟他解释神之伊甸为什么破败以及自己找太阳租房子的缘故,只是把原因简短地归结为考到了这个城市却发现没有地方住于是顺着报纸上的小广告打了电话过来,却不想是三年前就开始比赛的竞争对手。天然洒脱的太阳兴奋地拉着白龙的手说这一定是缘分吧缘分吧什么的,回答他的当然是白龙淡淡的冷哼声,然后对方别扭又飞速地转过头去,企图遮住脸颊泛起的一片弥漫至耳廓的通红。

  太阳不禁笑了出来,灿烂无比,在这灿然笑意之下的白龙慌忙拿起装着足球的网袋,逃也似地奔出门去。

 

  那天白龙训练到很晚,已经准备入睡的太阳刚躺回床上就被一阵杂乱的敲门声吵醒,太阳迷迷糊糊地起身开门,结果一个白色的身影结结实实地向他到来,吓得他手忙脚乱地抱着对方,一时间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当太阳手足无措之际,一个苦涩而低哑的声音从怀中传来,像是再也抑制不住的,突然决堤的,宛若洪水一般的哀伤。

“雨宫……太阳……”

  那天晚上太阳与白龙一夜未宿。原本打算继续睡觉的太阳仍是放心不下对方,起身朝对方房间走去。黑色静谧的空间里,对方的身影和背后的墙壁一样惨白。白龙一直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空,一半脸庞覆上点点星光,一半脸庞隐在黑暗里,深红色的眼眸中流光飞掠,却始终不见他有过任何发泄情绪的动作。也许是被对方眸中的情绪打动,也许是气对方这样过于内敛的态度,太阳径直走上前,一把将对方抱住:

“想哭就哭吧,HAKURYUU。”

“唔……!干,干什么……!”明显地感到对方在自己怀中挣扎了一下,然而太阳丝毫不理会白龙条件反射般的反抗态度,只是生气地扣住白龙的肩膀,笔直地盯住对方眼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还淋了这么大的雨,会感冒的知不知道?”

“……与你无关。”白龙逃避地移开目光。

“与我无关?”太阳气极反笑,“就算与我无关,白龙你也不能这样憋着吧?总是喜欢把情绪藏在心底,总是什么事都一个人担着,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为什么不能与我分担?监督不是说过吗,一个人做不成的事情两个人做,一个人完成不了的必杀技两个人完成,所以……所以白龙一个人承担不了的情绪,也分给我一些承担吧?你这样下去,我……我不忍心看着你这样下去,HAKURYUU。”

“……”

  良久的沉默。已经料定了对方肯定不会说出真相的太阳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白龙却毫无征兆地抱住了太阳,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雨宫……神之伊甸……不在了……”

那是他从未听过的声音。

 

四、

  神之伊甸不在了。

  并不同于初次见面所说的“破败”,而是真的“不在了”。彻底地,完全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承载着以究极为名的荣耀,充溢着白龙14年时光的岛屿,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中,化为无数碎石沉入海底,一同埋进去的还有凝聚着少年们热泪以及汗水的梦想。白龙在离开岛时把那颗陪伴他走过14年少年时光的足球放在了岛上密林中的小石像旁,希望将来某一天能再度登上这片土地将它取出来,然而现在只能在记忆里追寻它。

  当太阳问起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谁,一直轻声叙述的白龙却陷入了沉默。

  天登家族。一个陌生的名字从白龙口中吐出,让太阳不由得一愣。

  然而接下来的回答却让太阳大吃一惊。

  那是我的家族。

  说出这个名字时的白龙脸上又挂上了淡漠的表情,冰凉的口吻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还是幼年时的白龙被寄予无限希望和期待送往神之伊甸,却不知道自己的家族是为第五部门服务的下属。14岁那年第五部门下令毁掉神之伊甸,天登家族便撤走了岛上的一切设施和物资,然而第五部门仍嫌处理得不干净,令天登家族要炸掉这个岛,原本身处千里之外的白龙不顾一切反对飞回本家,抓着父母的衣领大声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然而白龙并没有得到想要的解释,而是被双亲下令禁闭在房中。等到白龙终于趁机逃出本家回到神之伊甸时,原本伫立于大海中央的小岛不见了。

  什么也没留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仿佛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说到这里白龙停顿下来,像是要给对方一点反应的空间。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太阳瞪大双眼,急不可耐地望向对方,以为他还要继续述说下去。然而白龙却靠着床边的一角睡着了,斜长的眉皱起,脸上还带着述说时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看到这一幕的太阳释然地笑了笑,走过去将对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抚了抚他的眉毛。像是得到安慰一样,白龙神情和缓下来,黑暗静谧的空间里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一早太阳在一阵吵杂的咕嘟声中醒来,正想抱怨几句的太阳一边打着哈欠往厨房走去,一边冷不丁地记起这个房间里其实只有他和白龙两个人。难道是白龙在煮东西?像是要印证他的想法一般,白龙正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中走出来,看见太阳也是一愣。橙发的少年看着盘中被煎得歪歪扭扭,还散发着一团不明黑气的鸡蛋尴尬地笑了笑,说白龙你做的这是什么东西感觉好高能的样子,结果白龙毫不犹豫地哼了一声说不吃就算了这可是究极的我做出来的究极的鸡蛋一般人可吃不到。太阳继续小声吐槽说那我还宁愿吃不到咧……然而耳旁并没有继续响起白龙不以为然的冷哼声,太阳小心翼翼又满心疑惑地抬起头来,看见逆光站着的白龙唇角挑起一个柔和的弧度,棱角分明的脸庞在光斑中晕得模糊不清。对方似乎开口说了句什么,便转身回了房间,留下太阳一个人呆愣在原地,手里还举着一盘煎鸡蛋,似乎全世界的光也抵不过白龙眼中被笑意浸染的色泽。

“昨晚……谢谢你。”

 

五、

  不知道是雨宫太阳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白龙有意无意地卸下层层坚固又脆弱的心墙,太阳明显感觉到自己与白龙之间的距离正不断拉近,像是有一只看不清的手正推着他们互相靠近。白龙别扭又火爆的性子并没有丝毫改变,但他已经不介意和雨宫太阳一起并肩向前。两个人时常在一起练球,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在课堂上传纸条,一起穿着和服去参加夏日祭,一起用同一根吸管喝着冰凉的饮料,一起在夏日的午后肩并肩地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一起登上摩天轮眺望整个城市的最高点,甚至情人节那天太阳打趣地问白龙如果没人约自己那他可不可以约白龙,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白龙居然答应了他的一个本是无心的请求,脸上还挂着每次射门的严肃又正经的表情。太阳笑着调侃白龙说小白龙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情人节啊,白龙低头思考片刻,说情人节不就是两个人过的节日,那么他和太阳过就好了。

  过了一会白龙又补充一句说把那个小字给我去掉我可不是什么小白龙。

  啊太好了这样我和白龙就是情侣了吧!天然洒脱的太阳径直无视了白龙的抱怨,一把拽过白龙的手深情地凝望着。

  情,情侣……?!白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哼地甩开太阳的手,面红耳赤地夺门而出。

  呀,白龙又脸红了呢。太阳笑着望向对方狼狈地身影。

 

“命运女神堤喀,希腊神话中的命运女神,她往往随意把好运和噩运分配给人……命运的转动,就像球一样,一时在上,一时在下……”

  雨宫太阳默默合上书,从阳台上的藤椅中站起身。明明只是一本大部头书中不起眼的一小段话,却在瞬间激荡起他心中的所有涟漪。好运与噩运像球一样上下反复……那么他雨宫太阳现在是不是被噩运的球投中了呢?

  橙发的少年把视线投向那个房间。对方已经整整五天没有回来了,白色的木桌上蒙上了一层浅灰。白龙的房间一如他一贯的作风,整洁而井井有条,甚至到了正经和死板的地步。太阳平时老是喜欢拿白龙的性格和他几乎一尘不染的房间开玩笑,然而现在空荡荡的门口却只有自己单薄的身影。五天前一个陌生的男子闯入了他们学校的足球部,自称是第五部门的手下,劝说白龙放弃这个足球部,加入他们第五部门下属的球队。男人还跟白龙说了许多别的,站在远处的雨宫太阳听不清两人的交谈,影影绰绰的人流中只能依稀看到白龙脸上风云变幻的神情——很少见过白龙脸上能露出那样的神情,错愕,震惊,痛苦,愤怒,无奈,不甘,最后白龙低下头,双眼紧闭,眉梢拧在一起,过了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眉间舒展,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冲男人点了点头。太阳实在无法压下心中的震惊和彻怒,也不顾男人在场就径直冲了过去,一把抓住白龙的衣领冲他吼道:“白龙你在干什么!竟然为第五部门他们效力!”

“哼,放开我,这与你无关!”白龙冷冷地一扭头从太阳手中挣脱开来,太阳呆呆地放下手,不可置信地呢喃道:

“……白龙……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吗……”

“闭嘴……雨宫太阳。”白龙的脸庞笼在阴影中,只有那双深红色的眼眸依旧灼灼如电般凝视着他。那双眼睛在看到他的一瞬痛苦地眯了眯,然而很快白龙就恢复回原来的形象,一字一句盯着他说:“雨宫太阳,这是我的义务和使命。作为天登家族的继承人,贯彻和执行第五部门的每一个命令就是我的义务和使命。”

“继承人?你不是说你早就放弃了那个位置吗……?!”太阳没有放弃地继续追问,他实在不愿相信跟他说出这样一番话的,就是那个已经跟他同居了半年的……白龙。

  然而白龙再也没有透露出更多的话,而是转过身去,跟男人离开了。

  雨宫太阳站在原地,只觉得整个世界的恶意都在嘲笑他。

 

  雨宫太阳坐在窗前,细细地在草稿本上描摹什么。身旁是堆得如小山一般的假期作业和一只有些旧了的足球,然而他现在无暇顾及那么多。

  只想画出脑海中那个影子。

  笔尖在纸上慢慢划动。太阳知道自己的作画水平粗糙得连幼稚园的小朋友都比不过,但还是笨拙地在纸上画出一个人脸,再笨拙地给它安上一头乱翘的白毛,背后再加上一条流云似的马尾……正当太阳准备继续给人脸添上一个表情时,他却犯难了。

  该用怎样的笔触……去描绘他的表情呢?

  一般人总觉得他只有两种表情。不是冷哼就是挑眉。

  然而雨宫太阳却觉得有无数种。就算是斜斜地挑起眉梢,他也能看出弧度的不同。

  就算是冷冷的哼声,他也能从对方脸上看出掩藏不住的笑意。

  因为他是白龙。

  然而他现在却仿佛汽化一般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太阳打开手机,调出通话记录的页面。五天来他已经给白龙打过不下50通的电话了,然而对方的手机不是占线就是无人接听,甚至有好多回都是“不在服务区”。雨宫太阳不知道白龙遇到了些什么事,又只能强压下想出去找白龙的冲动——原因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白龙的本家究竟在哪。

  白龙的身世,一如他的发色,纯白无暇,却苍白地掩藏了任何过往。

  像是想要甩掉头脑中纷繁的杂念一般,雨宫太阳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六、

  雨敲打着车窗,淅淅沥沥。窗外的景色在雨幕中融化为暧昧不清的大团色块,充斥着,挤胀着少年的瞳膜,世界像是足球一样飞速转动着,窗外铅灰色的街道和三三两两的行人旋转着往后倒退,前一幅景象还未从视野之际消失,新的一幅景象就横冲直撞地闯入了脑海。披挂了满身雨水的大巴持续而稳定地向前方逝去,朦胧的道路像是永不会消退一般往前方延伸过去,一直延伸,延伸,仿佛再也不会有尽头。

  雨宫太阳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瘦削的身体裹在过于宽大的外套里,显得有些可笑的单薄。他的身旁放了一只浅黄色的书包,书包的拉链并没有拉拢,露出了一角黑白相间的圆润弧线。少年将那颗有着黑白色块的球体取了出来,指尖轻轻摩挲着,片刻之后“呼”地舒出一口气。

  嗅闻着鼻翼间潮湿的味道,太阳抬起头来,窗外梦幻般雀跃的流光已经变为一片连绵不断的湛蓝,耳畔传来海鸥愉悦的鸣叫声。橙发的少年将袖管高高卷起,三步并作两步从大巴上跑下来,在山崖上面张开双臂。海风灌满了少年的外套,白色的衣角在微风中摇摇晃晃。太阳眯起双眼,感受着熟悉的气息将他包裹。他的感官逐渐变得模糊,仿佛只有听觉和触觉依然苏醒。在闭上双眼的情况下,它们化为细小透明的触角,不断向前方发散,发散出去……

  直到他再也承受不住似的跌坐在地。

  太阳站起身,然后又不由得蹲下身来,揉了揉眼睛。奔涌的浪潮掩盖住了他喉间滚动的声音,海风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的耳旁呼啸而过,冲撞着他的神经,挤压着他的视线,一如那个人毫无征兆地闯入了他的世界。虽然海风现在依旧在他的头顶和周身盘旋,他的鼻尖和胸腔里满是海洋的潮湿气息,然而最初那个裹挟着雨水与大海气息的人,已经不在了。

  该说是不在了,还是消失了呢?

  太阳出神地看着沙滩中一洼小小的水坑,它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五彩斑斓的光。然后少年看见水坑越缩越小,直到最后那一方斑斓的光也消失殆尽,沙滩上蒸腾起一片淡淡的雾气。

  大概是汽化了吧。

  橙发的少年边这么想着,边蹲下身。他将足球轻轻地放在沙滩上,亲吻着它的表面,仿佛某种神秘的仪式,动作完成之际就是与过去的友人告别完毕之时。耳边的风哼出悠扬的小调,前方的浅海边,似乎站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雨宫太阳为自己的发现感到疑惑,恰好一阵微风正裹挟着沙粒吹来,他连忙用衣袖挡在额前,努力地睁大了双眼朝那个方向望去——

  对方也慢慢地转过身来,动作精准地仿佛紧紧咬合的齿轮。在两束目光相撞之际——

  他看见了他。

  HAKURYUU。

  这是属于他的名字,带着宝石般的色泽,在他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TBC.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