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字

青鸢:

文/青鸢

请你告诉我,文字消磨殆尽的今日,我坚持着这一隅微光有没有用?

当书香弥漫的三联书店终于不堪重负而倒闭,我再也无法在某个闲暇的午后沐浴着日光走进书架间,贪婪地翻阅形形色色的书籍;再也无法享受到在书架前一本本挑选心仪的书,触摸着纸质书的满足感;

当书籍被贴上时兴文学的魔咒,利益绑架了作家们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人随随便便在家里写点天马行空却不符实际的言情小说吸引人气,热度到了就能得到出版社的青睐而摇身一变成为千千万“新兴作家”中的一员,得到名利,而他们多数所写的书籍质量与内涵也令人担忧;

当物欲横流的大潮涌动,更多的人们开始花大把大把时间追长达几十集的剧,却不愿坐下来细细看完一本书籍;在缺乏含英咀华的耐心之下,流芳千古的名书便不如一本狗血恋爱小说更有吸引力,因而书报亭货架上永远摆放的是时下热卖的八卦杂志和轻小说,却不见名书的身影;

不管是微博也好,LOFTR也好,几乎都是二次元和明星八卦的天下,摄影爱好者也是多的数不胜数,可文字,却被许多人遗忘在了一隅。偶尔来几个常写文字的,可能还是个喜欢矫揉造作的妄想被害患者。

我没有在贬低写文字的人,我知道也有很多很多人,也和我一样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来表达对文学的热爱。可是,只要是有那么百分之一真正热爱文字的人,都不免在这条路上越来越迷茫。

我和朋友聊天,他们说他们看了好几十本书,我一时惊喜问了书名,却得到了失望的回答——全部都是网络小说和恋爱小说,亦或是一部分被炒作的小说作品。

在我回答他们我看的戴望舒、张爱玲等等作家的旧书和古文时,他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我是一个不入流的怪物。我默然无言,我也是很清楚自己的格格不入,可我是一个从识字起就在文学中深陷不拔的痴汉,固执的像千年不风化的顽石。

我坚持着这一份最朴素的欣赏。

去感受“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浅碧轻红、亭亭玉立的荷花姿态;

去聆听“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的冒着风雪踽踽独行的游子泪诉;

去品味“你粗陋、可鄙,可我爱你,我爱你”的不伦之恋之下绝望浓郁的爱情;

去触及“你是我唯一的救赎,可我不愿玷污你的善良”的现实无奈和对温暖的渴望;

我们可以为自己的生活选择随心的诗意,而我选择了这一份文字之中长阳的美好。尽管它有时候是那么的孤立无援,并非人们热衷的香饽饽,可我依旧坚持着读我的书、写我的字。纵然这些并不华美的文字不被赞同,不被欣赏,我也怀抱着这一份憧憬向未来迈步而去。

把生活写成诗,有一百种表达方式。而我是文字怀旧的信徒,这便是我最大的生活诗意,我最大的满足。

但丁不是说了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一笑而过,让诗意的晴艳浸染生活一片天。

这就够了。



评论

热度(12)

  1. 神秘神奇神农架青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