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损问卷

-角色:同田贯正国

-文字版的战损问卷…因为是个画伯所以画不出狸子战斗时的英姿orz…

-小段子

-总之!吃得愉快啦!


1.【划伤】

  战场上刮风不是一件好事。

  阻碍视线不说,风声还能将敌人的行踪一并掩去,然而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同田贯正国只是微一侧头,直视前方的视线却没有丝毫改变,他的身体紧挨着对方锋利的剑刃移动而去,手里紧握的太刀在同一时刻向上高高挑起——

  手起刀落,对他而言是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然而这次却稍微有些不同,黑发的男人停下来稍作喘息,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他伸手往脸上一抹。

  手掌上有一小片血红。

“啧,终于碰到一个稍微像样点的了吗......”他自嘲一样地笑了笑,然后继续向着战场的更深处走去。


2.【鼻血】

  他已经与那个男人在演练场上战斗了半个小时。

  虽然力量与技巧已经被磨练得接近于完美,然而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而已,眼前的男人仍是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游刃有余的模样令同田贯正国不禁有些焦躁地咬了咬牙。无论他从什么角度突刺,那个男人总能漂亮地化解他的攻势,然后再滴水不漏地返还回去。

  简直,就像是猜到了他每一步的出招一样。

“怎么样,同田贯君,还要继续下去吗。”男人好整以暇地理理袖袍。

“哼,当然,不要把我和那群软绵绵的工艺品混为一谈啊!!——诶......?!”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捂住鼻子,同时一阵头晕目眩——糟糕,怎么能在这个时候......

  视线渐渐模糊起来,耳边相当不是时候地响起那个人惊讶又带着些笑意的声音:“哦呀,同田贯君这是中暑了吗.......?来,去爷爷那里睡一觉就不晕了哈哈哈。”

“......谁.......谁会愿意跟你睡啊混蛋......!”同田贯正国毫无底气地恶狠狠地说道,强撑着身体想要向本丸走去。但是另一双更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低声浅笑的话语弄得他耳根有些发痒:

“别太努力啦,狸猫君,总之先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就都交给爷爷就好了......”


3.【咳血】

  他像一个普通人类那样染上了风寒。

  凉气入体,很快就侵染到肺部。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咳嗽,很快由于他不听从审神者偷跑出去战斗的缘故而发展成了咳血。

  只是细微的血丝而已。他这么想,如果因为这点伤病的原因就在本丸里一直干耗着就太没意思了啊。于是,再一次地,他趁所有人睡下之后提了本体,披着月色潜进远处的荒原中。

  直至满天星斗时他才负伤归来。同田贯正国远远地望见本丸并没有亮起灯,不由得松了口气,轻手轻脚走到门口准备拉开本丸的门。这时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背后响起,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同田贯正国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又偷跑出去了,对吧?”

“啊啊......反正一直呆在本丸里的话也很无聊吧......” 同田贯正国有些尴尬地挠挠头,一边心虚地移开视线。但是他突然捂住嘴,强烈的痛楚混合着浓稠的血腥味一起从肺部倒灌出来。

“咳,咳咳......抱歉,主将......”

“不,不许你说抱歉!!总之给我呆在这里,我去找药箱!”少女抹了抹眼角站起身来,颇有些恶狠狠地朝着同田贯正国放着狠话。

  ......明明是在哭吧,为什么要强装着生气呢,主将......?


“下次不许没有我的命令就往外跑了!”

“嗯嗯......”

“要跑也不许一个人去!虽然知道正国很厉害,但目前还在生着病吧?身体都没好还怎么一骑挑?”

“啊是......”

“就算要一个人去也得提前跟我说!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等你了,让你一个人呆在本丸外面就好!”

“......那样的话,主将会不忍心吧......?”

“哼!你不是都知道吗,为什么还要惹我担心啊?”

“嘶——我知道了,稍微......轻一点......”

“但是说实在的,正国要是想做什么的话,就去做吧。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诶?”

“毕竟你是实战刀嘛,要是真的想上战场的话,谁都阻止不了你吧......”


4.【淤青】

  御手杵睁大了眼睛。

  虽然脑海里已经将那个画面重复播放了无数次,但是每次想起时,他还是会感到深深的震撼。

  那个男人本身就像是战场的代名词。当他脱下黑色的外衣,卸下盔甲,解开紧缠在腹间的粗布时,所展现在他眼前的样貌,本身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那是一具遍体鳞伤的身体。大大小小的伤痕如蛇一般遍布其上,密密麻麻地一直从脊背延伸到了手臂,甚至连握剑的手指上也布满了小小的伤口。男人身上仍然挟着几处淤青,但是还没有等御手杵看仔细,对方已经重新穿戴好,提起地上的太刀拉开了房门。

“......不走吗?”金色的眼瞳淡淡地朝后面瞟了瞟,御手杵答应了一声也站起身来。

  嘛,无论怎么样,这个人还是会一直一直战斗下去吧。

  直到他自己作为刀剑终结的那一天。


5.【破颜拳】

“啊,小狸猫你醒啦,我可是......唔噗!!!”

  身形巨大的薙刀轰地一声被揍飞出去,在空中划过几个优美的弧度后稳稳落在了地上。

“啊呀,真是冷淡啊小狸猫,难道我有空抽出三天时间不吃不喝陪你,没想到你一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揍我?!”

“......有你那么照顾伤员的吗?!离得也太近了吧......?!”


6.【腹部重击】

  敌方的刀走过来,下一秒,一个拳头毫不留情地击在他腹部。

  巨大的痛楚从腹部袭来,顺着神经传到脑部,同田贯正国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爆炸了,然而他依然保持着强硬的姿势,即便此时屈居人下,金色的眼睛依然不服输地向上直视过去。

“说吧,背后指使你们的人是谁?”

“.......”

“不说吗......?”对方眯了眯眼睛,再次抡起了拳头。

“咳......”上一波痛苦还没有完全消去,这一波痛苦再次袭来。叠加的痛感让同田贯正国不由得咬了咬牙,鲜血从喉间冒了上来,他努力地将它们全数咽了下去。

“再给你一次机会。背后指使你们的人——是谁?”敌人揪起他的头发,眼睛睁得滚圆,几乎鼻尖贴着鼻尖这么对同田贯正国说道。

“嘿......你不会知道的......”这个时候他居然笑了出来,然而那轻笑显然激怒了对方,男人一扬手把他甩到地上,抬起脚泄愤似地往他腹部踹去——“不说是吗?不说是吗......?好啊,这是你自找的......”

  越来越多的血沫从喉间冒出,同田贯正国轻笑着闭上眼。

  哈啊,居然陷入了这个境地。

  要是能再次见到你就好了......主将。


7.【脱臼】

  同田贯正国脱臼了。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在战场上大喊:“Kiya——————”这种意味不明的声音太多了才导致嘴巴合不拢脱臼了呢。


8.【骨折】

  通常情况下,同田贯正国并不会在战场上逃跑。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的道理。同田贯正国虽然好战,但也决不是鲁莽行事的一根筋的笨蛋。某些特殊时刻,比如此时,打不过的时候还是得跑。

  毕竟还是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但是如果跑不掉呢?

  譬如此时,那如鬼魅般紧随其后的男人忽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冰凉的手指迅速向下探去。同田贯正国心下暗道不好,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得,男人低声一笑,手上用力,捏在掌心的指节传来了轻微的碎裂声。

“嘿嘿嘿,没了经常握剑的三根手指,你该怎么和我玩呢?正国君?”


9.【被捅刀子】

“住手......”

  一下。冰凉的刀刃没过胸膛。

“快住手......”

  两下,血红的刀刃没过腹部。

“快点......给我住手啊......”

  三下,锋利的刀刃没过肩膀。

“——御手杵!!!”

  迷雾般的眼神忽然剧烈地激荡起来,颤抖的刀尖在同田贯正国额上三厘米的地方停下,对方就这么举着枪,宽大的身影遮盖住了同田贯正国头顶的整片天空。暗堕的死气虽然没有完全从对方眼里消散开去,然而那一声拼尽全力的喊声确实将对方的一部分思绪拉回了现实。那人俯身站在离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虽然没有进一步举动,但是某种晶莹的液体却在对方的眼眶中成形。

  然后那液体滴落下来,“哒”的一声打在同田贯正国的胸口处,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无奈刚一吸气就牵动了胸上的伤口,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努力了几次想要起身但还是放弃了。

  滚圆的液体越聚越多,像是雨点一般倾泻而下。同田贯正国还是第一次看见那柄枪哭泣的模样,他咧了咧嘴,将视线转向一边:

“咳咳......受伤的是我吧......你......哭什么啊......”


10.【随你喜欢!】

“嘶......!切菜怎么这么难啊,也不知道烛台切那家伙都是怎么做的......”


-END-

谢谢观赏辣XD!!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