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化》下

*《汽化》上阅读地址:http://mideka.lofter.com/post/119c9e_6dd349

*cp依旧为白竜X雨宫太阳太阳,主视角为太阳。

*感谢支持我的文的各位~上下两部中途因为期末考试等杂七杂八的事情隔了好久,现在才放上下部真是万分抱歉......【土下座

*没有问题的话,请开始品尝吧:D

 

                                                          《汽化》  【下】

七、

  夏日的小径上。

  雨宫太阳眯起双眼,细细感受着和煦的日光在眼帘上游移的奇妙感觉。头顶的树梢在微风中发出清脆的沙沙声,阳光穿过青色的叶脉,撞成了一地斑驳。

  身旁三五步远的地方紧随着踢踏的脚步声。雨宫太阳侧过头,身后的小鬼一脸兴奋地踩着落在地上的泛黄树叶,唇角随着叶片的咔嚓声而微微上扬。似乎是感受到前方的目光,他敏感地抬起头来,挑起眉毛歪着脸看着对方。太阳望着那熟悉的神情愣了两三秒,随即迅速扭过头去,企图躲开那灼人的目光。

  他跟他,实在是太像了。

  虽然太阳到现在仍不清楚他是不是还身处现实之中。

  兴许这不过是个冗长静谧的梦罢了。梦醒了之后,他就会回到17岁那年的暑假,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什么人也不会碰见,什么回忆也不会留下,他的全部生活将如行星一般绕着既定的轨道运转下去。

  突然,他的身边传来了一阵微小的咕咕声。

  那阵微弱的声音将太阳的思绪从遐思的洋流里剥离出来,橙发的少年回过头,身后的孩子站在离太阳一米开外的地方,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装着漫不经心的表情看向别处,然而仍是不住肚子中传来的一阵阵咕咕声。太阳走到孩子面前蹲下身,笑着摸摸他的头:“饿了吗,白龙?”

  被称作白龙的小鬼轻哼一声扭过头,露出一脸的不屑。天然洒脱的太阳也懒得分析白龙闹别扭的性格,牵起他的手就往前方的小吃街大步行进。太阳感受到对方的小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挣了挣,于是他也紧紧地将手回握过去。像攥着一颗发亮的珍珠,也许稍有不慎那颗珍珠就会从指间挣开,随着大海的波流漂泊向远处。

  一如那个人一样。

  虽然他现在仍然不知道这个小鬼究竟是不是白龙。或者该说,是不是幼年版的白龙?

  然而当太阳将目光投在对方身上时,他又不由得在内心讨伐起自己刚才的疑惑。怎么看都是如出一辙吧?一样的白色卷发,一样的深红色瞳孔,一样斜斜挑起的眉,一样不屑的冷哼声……甚至是一样的……吃相。当然只是少了那条总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淡蓝色马尾——这让太阳有点不适应,不过很快也习惯了。

  除了一点。

  除了每当太阳问起那天白龙为什么会出现在海边,以及为什么会变成幼年时的样貌时,白龙只是慢慢抬起头来,笑着看向他:“有什么关系吗,雨宫太阳?”

“你只要清楚一点,我是白龙就够了。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是白龙。”

  我都是白龙。

  别猜测更多。

  那是太阳一瞬间从那双深红得有如夕阳般的瞳孔中读出来的信息。他只觉得不好的感觉从胃袋里冒了出来,如同一只攫住他心脏的手,令他不寒而栗。

 

八、

  思虑了许久,雨宫太阳决定将白龙,准确地说是幼年版的白龙接回家住。理由是在白龙还没回来之前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这个长相和白龙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鬼。

  但是在不确定面前的人究竟是谁的情况下,太阳的大脑总是保持着飞扬的状态。一些繁芜的思绪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脑海中发散出去,像是一群脱笼的鸽子,却总是在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一个相同的原点——那就是他开始止不住地思念着白龙。

  现实是对方已经毫无征兆地离开了。没有道别,没有电话,什么也没有留下。

  干干净净,毫不拖泥带水,是白龙一贯的作风。

  只是就算太匆忙,也好歹给我留下道别的时间吧,白龙。

  太阳不由得在心里苦笑。

  当然这种想法并不能使白龙回来。不断思念换回来的小小奖励,不过是使太阳能够更清晰地想象对方的样貌罢了。

  已经细致到了……就算闭上眼睛我也能看清你睫毛的颜色啊。

  换做是白龙一定做不到吧。这个一根筋的家伙。

  太阳曲着双腿横靠在沙发上,埋怨一般地鼓起嘴。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均匀地涂抹在他向日葵般的发色上。他将手臂枕在脑后,轻叹一声陷入了沉思。

  

  长久的静谧。

  就在太阳迷迷糊糊即将陷入昏睡之际,一个脑袋冷不丁地从他脖颈后冒了出来。吓得太阳耸了耸肩,转过头来才发现是白龙站在他身后。

  这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橙发的少年有些不适应地眨眨眼,白龙在他的印象里一直是个气场相当强的人,即使站在远处也无法让人忽视那凌厉的气质。这样冷不防像幽灵一样钻出来的举动可一点都不符合白龙的形象啊。这么想着,太阳有点无奈地开口道:“你就不能出点声吗,这样靠近别人会很吓人的吧。”

“我可没办法。有人像老头子一样倒在沙发上的模样实在让人不忍心吵醒啊。”白龙像是十分苦恼地摊开手,无辜的神情让太阳直接过滤掉了其中三个字。

“……找我有事吗。”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吧。今天天气很好,你不想去游乐场逛一逛吗。”

  什么啊,原来小时候的白龙这么天真烂漫吗。不过也对,一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不都是喜欢去游乐场里疯玩的吗,要是这时候还在想着练球练球什么的也认真得过了头了。“没问题,我们走吧。”这样想着的太阳愉快地点点头,率先起身走下楼。走廊回荡起轻重不一的脚步声,踢踢踏踏地汇成某种悠扬的小调。

  似乎有了那么点阳光明媚的感觉呢。

  太阳心想。

 

  然而,陪小孩子玩游乐场的感觉并不是那么舒适,想起这句不知道是谁跟他说起的话时太阳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悔。是谁跟自己说起这句话的呢……真该拿本子记下来……

“白龙……等一下,别乱跑,人很多啊……”将声音艰难地从喉咙里投掷出去,雨宫太阳不得不停下来扶着一旁的电线杆喘气。声音微弱地像是落入大海中的小石子,很快便被浪花吞没。眼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要跑到拐角处消失了,他又咬了咬牙,强撑着跟了上去。

  等等,眼前……为什么突然模糊了……

  左心房中传来的不适感在胸腔中骤然放大,心脏狂乱跳动砰砰声如同锤子一般狠狠敲打着太阳的神经,然而担忧的感觉还是催促着他疲累的身体往前走去。周遭的人已经开始小声议论起这个脸色发白,声音虚弱的少年了,然而那个白色的身影依旧置若罔闻般地向着前方跑去,似乎根本不会停下来。

“喂,快点过来啊太阳,已经不行了吗?”白毛的小鬼站在过山车的队伍旁朝他招招手。

“什么……还要继续吗……”雨宫太阳不由得感到了一阵无力。他已经被白龙拉着玩了六七趟过山车了,没想到对方还不尽兴。此时他觉得有必要出言拒绝一下白龙了,于是干脆了当地截住了对方的话头:“不行,你自己玩吧,我可坐够了。”

“诶,可是我不敢一个人坐啊。”白龙十分可怜地扯扯他的衣角。

“这个……”太阳为白龙难得表露出来的服软感到错愕,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体实在不能支撑再玩下一趟,所以还是冲对方摇了摇头。

“一次也不行吗?”

“抱歉,白龙,可能我有点累了吧。”

“累了又怎么样啊,累了又不是不能再坐一趟。就算体质再差也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吧。”

“……我不能坐太多过山车的,白龙。”

“切,真没意思。还不是找借口罢了。不想陪就直说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Hakuryuu……”

“哼,明明就在说着花言巧语的话吧,我才不相信你呢!”还没等太阳说完,白龙就一跺脚跑了。

“等等!白龙……!”太阳连忙追上去,却又再次半跪在地。疼痛,难忍的疼痛,还有心中呼之欲出的焦急。明明非常想要追上去,但是这样的身体……这样的身体……

  雨水淅淅沥沥地打在太阳的背上,顺着发梢沾上脸庞,又从眼角中滑落,像是某种忧愁而又无奈的泪水。胸腔中那颗脏器跳动的频率更快了,他的膝盖与手臂也开始大幅度地抖动起来。雨宫太阳大口吞吐着雨中的空气,声线颤抖,眼角漫上了苦涩的潮湿——

“白龙……”

“Ha……ku……ryuu。”

 

九、

  流光四溢。眼前的场景一晃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氤氲的浴室。

  雨宫太阳望着一只手拿着一只海绵刷的自己,有种刚坐完过山车后踏上平地的失真感。

  明明刚才在游乐场里,为什么现在却出现在了一间浴室里?看上去好像还是自己家的浴室……而且面前浴池中这个白色的身影似乎非常眼熟,难不成是……

  白龙?

  那么拿着海绵刷的自己……是在帮白龙……洗澡吗……

“喂,怎么突然停了?继续啊。”白毛的小鬼轻哼一声,那副“你本来就该为我服务”的态度气得太阳恨不得将他的脑袋按进水里才解气。

  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明明只是个小鬼罢了……算了,我帮你洗就是。

 

“太阳,这只鸭子是干什么的?”

“在浴缸里放满水它就可以浮起来。”

“太阳,那这个海绵是干什么的?”

“就是我现在给你用的这个。”

“太阳,我不喜欢橙子味的沐浴液,气味太酸了。”

“你就用这个吧我现在也只有这个了!”

“太阳,那……”

“够了……HAKURYUU……”

  太阳困扰地揉了揉额头。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小时候的白龙居然是个这么啰嗦的小鬼。要是换成长大了的白龙,他们上面几分钟的对话白龙几乎要花一个星期才能说完,而且基本都是以单音节词回应。这样太阳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觉得应该问白龙点什么,一抬头却发现浴缸中空空如也,只留下一缸温热的水。

  他愣在原地。

“白龙?!”这才反应过来的太阳慌忙捧了条浴巾追出去,视线迅速扫荡过几个房间——到处都没有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啊……”雨宫太阳急得在房间里团团转,他已经开始在脑内构想出一副白龙什么衣服都没穿就这样跑出去的情景了。无奈的太阳只能返回浴室,打算放好了毛巾再出门寻找。没想到才刚刚推开门,一股水柱朝他急射而来,太阳躲闪不及,就这样被淋了个湿透,一个顶着一头白毛的小鬼从浴池的一角冒了出来,一根手指神气地向前一指,脸上咧出一个大大的嘲笑:“哈哈哈哈哈上当了吧!所以说我果然很厉害吧——”

 “厉害你个头啊你这小鬼!”雨宫太阳又气又好笑地拎起还不到他身高一半的白龙,将他抬到与自己平视的高度。“个子还没有我高呢,也能吹嘘厉害?”

 “哼!总会……总会比你高的!”

 “嗯,嗯,究极的白龙。好了,让我先帮你洗完。”雨宫太阳把白龙重新按回水中,手指拂上他的头发。在碰触到白龙发梢的一瞬间太阳错愕了一下,手下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怎么了吗,太阳?”浴池中的小鬼皱了皱眉抬起头来。“没事。对了白龙……”

 “什么事?”

 “你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含义……?为什么要这么问……”白龙皱了下眉,眸中露出疑惑的神色。然而太阳还是坚持地望着他的眼睛。白毛的小鬼慌忙地移开视线,挠了挠头发嘟囔道:“什么含义……?白龙就是白龙了……没有什么含义。”

 “真的没有含义吗?”太阳追问。

 “哼,没有,一个名字哪来的那么多含义?”白龙挑起一边眉梢,神情多了几分不耐。太阳摇摇头,示意没事,然后扭开浴室的门走出去。刚才说出口的时候太阳自己也愣了一下,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直觉告诉他一定要问一下白龙,不然的话,他很难辨清一些东西。

    辨清挡在自己前方,盘绕在自己眼前的什么东西。

    曾经的自己似乎也问过白龙这个问题。那时候的白龙……是怎么回答的呢?

    是冷哼?不屑?毫不理睬?还是根本就没有含义?

    ……

    太阳靠坐在米黄色的沙发上,疲惫地撑住额头。

    无法思考。

    没有头绪。

    那么,就睡一会吧。

    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探究,就这样……就这样……

    沉入那温柔的碧蓝色怀抱。

  

  “白龙……白龙……”

  “名字的……含义?哼,很想知道吗,雨宫太阳……?”

  “啊是啊,总觉得白龙的名字很特别呢…..!”

  “哼……白就是白色……龙是……守护宝藏之龙……”

  “宝藏……?啊,白龙的宝藏是什么呢?”

  “宝藏?当然是足球了……但是,其实……”

  “……我也……可以守护你。”

 

十、

    橙发的少年是被一阵嘈杂的喧哗声吵醒的。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挤进他的耳膜。像涌动的洋流,裹挟着强有力的水花,占据了他的整片脑海,将那个模糊破碎的梦境轻而易举地挤了出去。橙发的少年一只手撑住沙发,一只手揉揉仍隐隐作痛的额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寻找声音的来源处——对面电视机里不知道正放着些什么,玻璃茶几上反射出三三两两的光影。有笑声从沙发处传来,被一丛植物硕大的叶片挡住,只透出些许的侧颜。笑声……?太阳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走到近处一看才发现真的是白龙在笑。听到脚步声的小鬼一抬头,正对上太阳泛着些迷茫与焦虑的眼神,吓得他连忙把电视一关,跑到太阳身边扯扯他的衣角:“你没事吧……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了……?”

  “没事,我也只是刚睡醒而已。”雨宫太阳笑着蹲下身揉揉白龙的头,然而从指尖传来的不正常触感却再次让他拧起了眉。生硬的感觉再一次袭上他的手心——生硬,干枯,这是他最讨厌的触感,而且根本不可能属于白龙。白龙的头发一向是意外地柔顺,从刘海到发尾,即使在比赛过后那一头银白的长发也一丝不乱。自从同居以后太阳总会有意无意地跑去顺白龙的毛,当然对方会冷哼一声将他的手打开——这是后话,然而记忆里却没有一次是如眼前这般干涩蓬乱的,是因为没有洗头吗?还是因为小时候的白龙发质本来就如此?可是按理说一个人的发质是不会改变的……刚才在浴室中问的那个问题也是……为什么他会回答没有任何含义?为什么梦中的白龙的回答是……等等……回答是什么来着……

  “喂,别在那里装老头了,我们出去走走吧?”熟悉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惊得雨宫太阳 “诶”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白龙已经开始扯着自己的衣服往外拉了。“喂……等一下……白,白龙……”太阳一边扯住自己的衣角一边制止着白龙半推半拉的举动,无奈自己还是被推搡着走出门去,等到再想捡起好不容易回想起来的记忆碎片时,那段梦境却像一条鱼似的从他的脑海中溜走了。雨宫太阳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将埋怨的目光全部投在白龙身上。后者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吹了声口哨,摊开手朝太阳绽出一个闪亮得几近欠打的笑容:“嘛,不如我们去吃些甜品吧,反正老头你也已经出来啦~”

  “……哼,吃就吃,有什么关系。”太阳一腔的怨愤在这个闪耀得泛光的笑容下倾泻坍塌,他没声好气地哼了一声,径直走在最前面。过了好一会雨宫太阳才像反应过来似的停下脚步,阴沉着脸转过头去:“你·刚·才·叫·我·什·么?!”

  “哼,就是老头啊。”白龙笑得一脸无辜。

  “你才是老头!你们全家都是老头!”橙发的少年再也憋不住怨气了,卷起袖子就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十一、

    白龙不喜欢吃甜食。

    与其说是不喜欢吃,还不如说是不敢吃。一直在通往究极的道路上奔跑的白龙,为了保持对每一个足球运动员来说相当重要的体重,一直对巧克力冰激凌之类的退避三舍,甚至到了恐惧的地步。当然太阳知道白龙不过是一直在压抑着内心对甜食的渴望罢了,每次雨宫太阳举着个冰淇淋从白龙身边晃过时他那明晃晃的目光简直能杀人。太阳劝说了好几次,说白龙你就破格一次有什么关系,吃一次体重又不会增上去。然而白龙只是带着一副“你不会懂我的”表情瞪了他一眼,那掺杂着他一贯的蔑视与淡淡的哀怨的表情太阳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有点像怨妇。不过他没敢说出来。

    那么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坐在自己对面的是……正在拼命往自己嘴里倒灌甜食的……白龙?

    这真的是白龙吗?小时候的性格和长大了的差距也太大了吧……?雨宫太阳不禁头疼地撑住额头,他明明记得白龙的食量没有那么大的,而且还相当地挑食。心中不好的感觉又再次浮出脑海,太阳强行压住不敢继续探寻下去的焦虑,试探着开口问道:“白龙……你不是一向不喜欢甜食的吗……?”

  “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明明这么好吃而且吃了也不会胖到哪去吧?”说着对面的小鬼又舀了一勺冰淇淋送到嘴里。

“你不是说要达到究极的吗……?这样吃甜食体重会增长得很快的吧?”

“究极?哼,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无聊的话了。所谓的‘人生’这种东西,不就是要尽情地享乐吗?把时间都投在什么虚无的‘究极’上面才一点都不究极吧?”

“你……”雨宫太阳哑口无言地呆愣在座位上,声音因为过大的惊诧而干涸在喉咙里。这句话就算是小时候的白龙也绝不可能说出——究极这个目标,是白龙从小就定下的,是不断思念着的,化为血液一般涌动的存在。那自己面前坐着的又是谁?难道他……

“你……不是白龙吧。” 

  雨宫太阳半晌才认出这是自己的声音。这声音冰凉而干涩,像是长年没被泉水润过的枯井。太阳压下砰砰乱跳的心脏,尽量平静地把这句话挤压出去。

“我是不是白龙又有什么要紧的呢?雨宫太阳?”恶魔咧开嘴唇,露出小小的獠牙。那双深红的眼眸凝视着他,不好的感觉又从胃袋里翻滚上来,攫住他的心脏。

  冰冷的,不带感情的眼眸。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认识的白龙了。

  亦或者根本就不是。

“闭嘴,跟我……出去说话……”雨宫太阳痛苦地皱起眉,强忍着心脏的不适把对方拎了出去。小吃街的不远处就是一片大海,太阳跌跌撞撞地走到沙滩上,将对方推倒自己面前,一字一顿地喘着气道:“你到底……到底是谁?”

“我是白龙啊,雨宫太阳。”好整以暇的口吻。

“住口……!你不是!真正的白龙去哪了?!”

“真正的白龙?有必要考虑那个真正的——‘他’吗?那个人的眼眸不会为你停留,那个人的双腿不会为你驻足,那个人的双手,也不会带着温暖的弧度轻敲你的额头。为什么不看看我呢?只要你愿意……只要你伸出手……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

“我……就是‘他’啊。你还不明白吗……”

“的确很容易相信啊……这种诱人的话语。”雨宫太阳笑着轻轻喘息,然而心房中传来的紊乱的鼓动声还是令他不由得半跪下来。“虽然你和他真的很像……然而像毕竟是像了,却不是真正的相同……真正的白龙……是不会把那些举动说出来的。”

“明明心中非常想要那么做,明明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行动起来,嘴里说的却依然是不屑一顾的话,这样的白龙……很别扭吧。”

  心脏跳动得越来越激烈,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喷薄而出。豆大的汗珠从太阳额前滑落,然而对方却始终没有动过一动。

  是啊,相当别扭的人。明明这种性格不会招人喜欢吧,那为什么自己还坚持着要把那个“他”找回来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切占据了他全部的生命呢?

  白龙时刻闪耀着光芒的眼眸,白龙凌厉夺人的气势,白龙干燥地带着草木香的气息,白龙偶尔褪去锋芒而显露出温柔的神情……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像是烙印在他脑海之中般挥之不去?

  像是镌刻在他灵魂之中般呼之欲出?

  像是与血流融为一体般不断思念?

  

  从光与日相遇的那一天开始,这一切,就悄声无息地漫过他生命的纹路了。

  是深埋于心底的,于球场上不断呼唤的,铭刻于泪水与笑颜之上的,那个人的名字。

  是封存于脑海的,于心底不断呐喊的,镌刻于生命与灵魂之上的,那个人的记忆。

  白龙。

  白龙。

  白,龙。

   

  ……

  但是,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不理解。”孩子翘起腿来,脸上的神情天真而莫测。

“你当然不会理解。”

  你当然不会知道,属于我的心。

  自己半跪在地上的形象肯定狼狈无比吧,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能让你听到……如果能让你看见……

虚弱的呼吸,细若游丝的话语,心中不断涌动的呐喊……虽然断断续续,破碎无比,但还是缓慢地,坚定地拼凑成一句完整的话:

“然而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白龙啊。”

  我就是喜欢你啊……为什么呢……白龙。

  就算是这么说了,这个笨蛋也一定听不见吧。

  算了,就将它藏在心底……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吧。

  雨宫太阳无奈地摇头笑着,内心深处传来一阵莫大的轻松。面前的人影逐渐变得模糊,在月光下飘飘摇摇。温柔的黑暗覆盖上他的眼睑,橙发的少年微笑着,顺从着,笔直地落入无边的黑夜中。

 

十二、

  究竟要用怎样的一双眼,才能窥视你的全貌?

  究竟要用怎样的一双手,才能触及你的身躯?

  究竟要用怎样的一颗心,才能感受你胸腔中跳动的灼热?

  

  我该用怎样的神情,去注视你呢,白龙?

  等等……白龙……

 

  仿佛是划过天际的流星,带着炽烈的白光,撕裂了眼前弥漫的黑暗。那白光化成一只手,朝雨宫太阳伸了过去。

  雨宫太阳回过头来,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反手握住了它。

  仿佛是瞬间发生的事,所有的感官都踏实地落回了原位。一个声音由远及近而来,带着令人安心的力度,哒哒哒地回响在医院的走廊内。

  那声音在门前停住了。 

  门外的人在门口犹豫了很久,地上斑驳的光影显示出他举起了手,又缓缓放下。随后又举起了手,但是在才触碰到门框的一刹那又很快收了回来,像是触电似的缩回口袋里。影子掩饰性地摸摸鼻子,卷翘的马尾在一地灿金中摇摇晃晃。

  这样子,像极了森林中羞涩的小鹿。

  真是个笨蛋。雨宫太阳叹了口气,简单干脆地无视了身体深处的不适,强行拔掉呼吸面罩走向门边。马尾的影子晃了晃,好像转身准备走了。太阳生气地鼓了鼓嘴巴,打开门中气十足地一喝:白——龙——!”

“呃?!太阳……?!”那颗白色的脑袋像是卡了壳的齿轮般尴尬地转了过来。

“怎么了,看到我就跑吗。”太阳没声好气地叉着腰问道。

“并不是……哼,你自己呢?一个人晕倒在家里还不谢谢究极的我把你送到了医院?”尴尬的表情很快被一如既往的冷漠代替,白龙环住双臂,靠在走廊的墙壁旁居高临下地瞪着太阳。

  明明急得不行了吧,还是这么别扭。雨宫太阳心想。也许是不满对方居高临下的视线,他鬼使神差地绕到白龙身后,伸手想碰碰他的头。

  没想到才刚抬起手,身体深处就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像是无数只撕扯着他神经的蚂蚁。雨宫太阳痛得向前方倒去,正撞上对方结实的后背。白龙别过头冷哼一声,脊背却在一瞬间紧张地绷紧。橙发的少年安抚地拍拍他的背,轻笑着调侃对方紊乱的气息:“啊,原来白龙也会害羞的吗……”

“哼!谁害羞了……”

“不是你吗……?那我看错了呢……”

“少啰嗦,以你现在的状态,看错什么才正常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白龙还是试探着转过头来,太阳微笑着摇摇头,将脸埋进白龙发间,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就一会……白龙,让我……靠一会……”

  潮湿的气息温柔地占据了他的整个鼻腔。

  白龙的发间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像是刚从一场大雨中赶来。雨宫太阳将鼻尖没入那淡蓝色的长发中,贪婪地呼吸着那熟悉的,令他怀念的,属于大海的气息。

  干净而又纯粹,凛冽而并非冰冷。

  这一切,全都是白龙的。

“我……听说你心脏不适被送进了医院……所以赶了过来……对于……那天的事……希望你……希望你能原谅……”半晌过后,白龙的声音悄悄地从身下传来。雨宫太阳释然地笑了笑,轻声说:“我早就原谅了啊……那天白龙脸上的表情,已经把心里想得都写上去了吧……我虽然不能猜出全部,但也能知道大概的原因呢……”

“太阳,我……”白龙的身体在太阳的臂弯里颤了颤,又急不可耐地想要回过头来。

“没事的,白龙,没事的……”太阳听见自己呢喃的声音,轻声呼唤的嗓音像是一首悠扬的歌。他将头更深地埋进白龙的发中,某种潮湿的液体从眼角慢慢滑落,融进淡蓝色的发丝中不见了。

  "Hakuryuu."这是属于他的名字,带着宝石般的色泽,在他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十三、

 “啊,然后吗,大概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吧。”

 “哈,梦到什么了?”

 “梦到…...哦对了!我梦到白龙的小时候了哦!的确是个相当欠打的小鬼啊。”

 “哼,你梦到的不是我吧,究极的我可没那样惹人烦。”

 “也是吧……呐白龙,你小时候很喜欢去游乐场吗。”

 “……?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问题……?”

 “回答我就是了啊~”

 “哼!我可没有兴趣。”

 “小时候也没有兴趣吗?”

 “没有。”

 “你敢坐七八遍过山车吗?”

 “……那种东西的话,一遍就好了吧。”

 “还有什么要问的……唔,让我想一想……”

 “啧,不过是一个梦罢了,这么认真干什么。”

 “这可不行,我要确认坐在我面前的究竟是不是白龙啊。干脆这样好啦~”

 “喂!确认就确认了,不要随便摸我头啊!”

 “呀这个手感——果然是白龙呢!”

 “……哼,当然是我,这么究极的手感除了我有难道还有别人吗?”

 “……对了白龙。”

 “嗯?”

 “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名字的……含义?哼,你已经问过了吧?”

 “嘛,再说一遍也没关系吧,总觉得白龙的名字很特别呢!”

 “哼……白就是白色……龙是……守护宝藏之龙……”

 “宝藏……?啊,白龙的宝藏是什么呢?”

 “宝藏?当然是足球了……但是,其实……其实……”

 “哈,其实什么?”

 “其实……其……哼!我不想说了!”

 “‘其实我也可以守护你’对吧。”

 “我喜欢你,Hakuryuu.”

 

 

 

 

 

 

 

 

 

 

 

 

 

 

 

 

 

 

 

 

 

 

 

 

 

 

 

 

“……我也……一样。Taiyo.”

  梦中的世界有着湿润的水汽和耀眼的白光。

  隐约有水流动的声音,汩汩地顺着梦中变幻的光流淌下去,拂过额头,划过胸膛,缠绕在指尖,最后慢慢沿着四肢滑落下去,蒸腾在空气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鼻腔里灌满了潮湿的味道,眼前的白光明灭扑朔。少年的记忆如同再次扬帆的船,航行过17年的绿茵场时光,在那个盛夏的,充满露水与湿气的清晨停靠在了一会,然后,合着海浪的轻唱继续前行。

  记忆里那抹小小的白色身影如同汽化一般消失殆尽。在白色的雾气蒸腾之际,雨宫太阳终于明白了——

  那名为“海洋”的真正含义。

  他环住了白龙的肩膀,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

“我们还会见面的,对吧。”

 

                                                                                                        END.

 

                                                     

 

 

 

 

 

 

 

  

 

 

 

 

 

 

 

 

 

 

 

 

 

 

 

 

 

据说Free Talk很好吃所以我也来写个Free Talk【不

这是一篇码了很久的文,也是我第一次写的同人文。能将这无比珍贵的机会献给自己的大本命和自己的本命cp真是相当高兴XD其实不知道读完文章各位会不会有不懂的地方?嘛应该是有的吧,所以FT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而存在的吗!!【哪有

其实我想讲述的故事很简单。白龙与太阳考到了同一个高中,然后又因为第五部门要求白龙为他们效力,否则就毁掉这所高中的足球部,迫于压力与无奈的白龙只能暂时答应下来,当然最后肯定是第五部门的阴谋并没有得逞足球部也完好无损,大龙也重新回归。这个并没有被写到文里,原因是我觉得字数太多orz就当做看FT的福利吧www!然后在白龙离去的这段时间里太阳有一天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领养了一个很像白龙的孩子结果因身体的不适而送到医院,一从第五部门溜出来的白龙听到这个消息就连忙赶到了医院,太阳也从这个冗长的梦中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全文基本都是从太阳的视角写的,大龙的举动以及性格塑造可能少了点,对于那些不嫌弃我的文能一直啃到现在的各位,真的是麻吉感谢XD

有人问我干吗要写中途那段太阳做梦的经历,在我看来那反而是全文的重心,前面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这个梦而构造的铺垫。太阳通过梦中这个性格与白龙完全相反的孩子反而更好地认清了白龙的性格,从而也进一步地看清了自己的心究竟在呼唤着什么。其实这整篇文章围绕的主题就是:“不断不断的,从反常的生活中更加熟识对方”。

当然,还有另一个隐藏的小主题,就是“大海”。白龙14年的时光都是在海边度过的,太阳第一次见到“白龙”时也是在海边,太阳表露出自己心迹的时候,依旧是在月光下的沙滩上。

“大海”大概是最好概括白龙气息的一个词了。

清爽,潮湿,带着淡淡的咸涩,是有别于雨水那种黏津津的另一种感觉w

总的来说,希望塑造出一个内敛,喜欢凡事都一个人担着的白龙。由此就产生了第五部门要挟他时他没有与太阳解释什么就离开,这并不是说白龙冷漠不想解释,而是因为他有他所爱的人,他不希望那个他一直都想保护的人卷入这场风波。从而也有了接下来太阳与小时候的白龙相遇的故事。

说了这么多,FT也快要收尾了。在即将搁笔之际,再次感谢所有能将这部作品读完的人。如果我的文能让希位能喜欢上这个外冷内热,别扭又傲娇的蠢大龙,那就太好了呢w

 

                                                           究极帅气的鸭梨君

                                                            2013/7/19 23:48

 

评论(3)

热度(3)